找回密码
亿开网 首页 艺术 艺术新闻 艺术交流 查看内容
订阅

艺术交流

严善錞浅谈文化和艺术的趣味需要慢慢养出来

2016-10-4 18:59| 发布者: 亿开教育| 查看: 249| 评论: 0

摘要: 亿开网讯 深圳艺术中心这座拥有世界最大单体艺术书墙和种类最齐全视觉艺术书籍的蓝色地标式建筑为所在城市提供了高品质阅读及艺术美学生活空间。此次中心特邀长居深圳、活跃在全球当代艺术前沿、具一定国际影响力和 ...

亿开网讯 深圳艺术中心这座拥有世界最大单体艺术书墙和种类最齐全视觉艺术书籍的蓝色地标式建筑为所在城市提供了高品质阅读及艺术美学生活空间。此次中心特邀长居深圳、活跃在全球当代艺术前沿、具一定国际影响力和本土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参与,试图以他们各自长期坚持、形式各异的艺术探索和实践,呈现这座以移民著称的城市”积蓄多时的能量”和名副其实的“包罗万象”。藉此记者采访了参展艺术家严善錞。


记者:严老师请您先谈谈这次参展的作品有哪些?严善錞:这次展览的是24张铜版画,是从2013年到15年之间创作的《西湖》系列中选出来的。这个系列有的是4张一组,有的是8张一组,每一组都会有一个杭州的老地名,譬如凤凰山、栖霞岭。其实,这个也只是一个概念,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实景,只是我对那些景观的一种记忆和印象。我觉得这些作品趣味与雅昌艺术中心的图书馆气氛比较接近一点,它们与观众的关系是比较倾于“阅读”而不是“观看”。


记者:为什么创作这些作品?严善錞:我的这些作品当然是与我的老家杭州的风景有关,其实杭州的风景主要还是围绕着西湖的风景。不过,今天的西湖与与我们小时候还是有点儿不一样。不光是景观不一样,看景观的方式也不一样。我们过去都要上山、下湖去感受西湖,那种感觉与现在旅行团的走马观花完全不一样。我们当时更多的是爬山,到山上去看,那样你就可以看西湖的一个全貌,西湖与一个城市的关系。我们小时候就经常在那边玩儿,玩了以后这种记忆的感觉比较亲切,画起来自己比较亲切。由于革命实验的需要,我们的童年时代,几乎不需要读书,这几乎是件空前绝后的事。我们可以整天在西湖边玩。在我们的头脑中,没有任何艺术的图像和历史的观念,我们真的就是用“纯真之眼”去观看世界,用我们的自己的身体去感受世界。秋天,我们可以在城隍山上曝一天的太阳,直到脸上晒得起壳。夏天,我们会把衣服包在塑料袋里,从柳浪闻莺下水一直游到三潭印月,直到浑身乏力。冬天,我们就在结了冰的西湖里打雪仗,冻得两手长满冻疮为止。春天,我们就会去植物园去闻闻那些苏醒过来的草木的新鲜味道。


我是到了大学以后才系统地学习绘画,包括传统的中国水墨画和西方绘画。看多了,自己就对艺术的历史有一个比较整个的认识,也慢慢开始寻找自己的艺术感觉。我们当时读书的时候有一种印刷品叫珂罗版,这是我们临摹传统的国画的范本,主要是20世纪初盛行的一种比较高档的、用来印制传统书画的印刷术。我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王蒙的《青卞隐居图》和赵之谦的书画册页,那种效果非常特殊,介于水墨画和摄影之间。我很长一段时间想用它来做版画的创作,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前些年,王公懿老师向我介绍了一种她从法国的一个版画工作室学来的铜版画技法,我觉得与珂罗版的气质有相似之处,我就将它做了些改进后,用来创作我的《西湖》系列。


记者:在看完展览空间后,您对这样一个新空间的感受是怎样的?严善錞:我非常喜欢这个空间,尤其是它与书房的关系,吕澎曾经在这策划过一个展览,他说我的画与这个环境很协调。这里算是深圳几个比较好的展览场地之一,有机会在这里做展览,我觉得很幸运。我的这些作品比较倾向阅读,也许早期的铜版画都有这个特点,这种看画的方式,也很像中国的古人看册页、手卷的感觉,有把玩的感觉、上手的感觉。它与现在的一些大体量、大空间的美术馆的陈列不一样,那些大作品主要是用眼睛去看。我们希望观者跟作品之间有一种更加密切的交流。过去老先生教我们学字画,都是强记要读画、读贴,读的过程中慢慢体会味道,它跟看画的感觉确实不一样。看更多是视觉的东西,读可能会发现一些视觉背后的趣味,甚至是去体会一个画家在作画时的心境。


我的铜版画体量比较小,与传统中国画的手卷、册页的观看方式比较接近,我自己觉得展示效果最好的可能是何香凝美术馆的那种感觉。人一进去这种空间,心就会静下来,整个节奏会放慢,人与作品之间的关系就会慢慢亲切起来。展览是一个传播艺术趣味的非常重要的途径。有些作品适合在大庭广众下看,有的则适合在一种相对私秘的空间里看。雅昌艺术中心这个空间蛮有意思的,可能作为一个搞当代艺术展示的空间似乎在体量方面还有点欠缺,但由于它和图书馆联系在一起,就有了一种特定的视觉氛围,一种特定的美学氛围。如何利用和突现这种氛围,既是对策展人的一种考验和挑战,也是给艺术作品一种新的展示机遇。


记者:这次的展览主题“向心的斥力”,呈现的是在同一地域上风格各异的艺术面貌,这次挑选的不同艺术家,有您熟悉,也有陌生的,您对这次展览的感受是怎样的?严善錞:从每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还不太看得出一个内在的理念,我们只能从外面来看说,也就这些是“生活在深圳”的艺术家的作品。从分类上来说,它们有绘画、雕塑、装置或行为,算是一个综合性的艺术展览。其实每个人之间的风格差异蛮大的,美学取向也不相同。我和梁铨、周力三人的绘画比较接近一点,风格上比较平和、宁静。比较中国味,文人味。戴耘我还比较熟悉一点。他在材料上、造型上、都有一些自己的特点;蒋志和李燎的作品偏向观念,与我们距离比较远一点。其它两个外国艺术家的作品我不太熟悉,我对行为艺术了解得很少,很难说些什么。


记者:您是在哪一年来到深圳的,你所感受到深圳与自己故乡有哪些不同,两者地域跟文化上对您的创作有不同的一些影响。严善錞:我是92年到深圳的。1982年大学毕业后,我从杭州到了武汉。相比深圳与杭州来说,武汉和杭州的就很相近了,无论是自然气候还是文化氛围。我当时30多岁,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当时深圳最诱惑人的地方是它的气候。武汉和杭州一样冬天冷、夏天热,身体受不了。我到深圳后感觉特别好,那是个冬天,画院在怡景花园,一路上都盛开着紫荆花,让人觉得非常舒服、温暖。文化问题我没怎么想,我想是先把身体搞舒服了再说。在杭州和武汉的冬天几乎处于冬眠状态,没法读书。在深圳生活下来几年后,确实感觉这个城市的文化有点问题,这是一个很怪的现象,应该说,来深圳的人的应该受的知识教育程度都是蛮高的,但看来知识与文化是不能划等号的。文化和艺术的趣味需要慢慢养出来,要有闲心,深圳人太忙了。


说到文化和趣味的培养,我常常会想到小时候的一件事,那时我们经常去公园里看那些园林工人修枝剪树,他们没事就经常琢磨那些树怎么摆放,其实他们也没有受什么高等的教育,但是因为长期的熏陶,他们就知道这棵树放在这里是对的,放在那里是错的,这个没有一定之理,它是一种长期的历史积淀下的一种氛围,通过几代人的教育或培养慢慢形成的一种趣味。


记者:90年代初我们也知道有不少的当代艺术家很重要的那批人,在深圳都生活过,因为也是缺少艺术土壤的滋养,大部分都选择离开了,您觉得有哪些因素造成这样的局面呢?严善錞:我想主要是两方面因素:一个就是文化的因素;另外是经济因素,因为在深圳经济压力比较大,有的艺术家生活不下去就走了。


在深圳很多人没有固定工作,大部分做一些兼职,像王川当时在一个杂志社,当时这一类的艺术家特别多,都是在深圳的一些杂志社或者是一些广告公司里工作,他们都是很好的艺术家,后来大部分都离开了。一些做设计的慢慢留下来,但搞纯艺术的人就呆不下去。不过,在90年代初,艺术家们对深圳都还是有期待的。


但是最近十多年来,几乎可以说当代艺术家没有选择在深圳的。我想生存是第一位的问题,当代艺术在深圳基本上没有市场,艺术家们几乎也不可能靠打工来维持生活。其实深圳在当代艺术的展示方面,是做了不少工作的,但它却没有带动社会、带动市场。


记者:深圳作为移民城市在你看来从艺术生态的角度会有自己哪些独特的?严善錞:我觉得新媒体艺术中的数码艺术这一块本来应当在深圳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至少有十多年的时间,深圳的电子市场一直在全国处于领先的地位,不少爱好数码艺术的年轻人都喜欢到深圳华强北买东西。他们也很喜欢深圳的生活方式,也很想在这里发展,但无论是在展示、创作还是生活方面,我们这边没有给他们相应的空间和机会。从艺术的趣味上来说,我个人不喜欢这个门类,但是从艺术发展空间来说,我觉得它是最有潜力的,也非常最符合深圳这样一个年轻的城市。年轻人特别感性,没有太多的负担,对新的技术和新的生活,都有探索的兴趣。


记者:之后您觉得会在哪个时期深圳的当代艺术氛围会开始有所好转。严善錞:我不是预言家,不敢做这种推测。历史是由很多偶然因素组成的。但从我们过去的经验看,我们似乎失去了很多机会。但一切都很难说。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一些什么,我们只能把今天能做的事先做好它。


记者:这几年,越来越多的艺术机构在深圳落地,也越来越多的艺术家选择定居深圳,艺术家群落逐渐凝聚,这些艺术现象在深圳的发生,在您看来,是否意味着深圳的艺术生态正走向成熟?严善錞:也许,市场的兴起,会给深圳另一个机会,但我们也要意识到这种机会的负面效果。在市场面前,艺术家其实也是很无奈的。艺术生态这个概念是很难说清楚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最近一两年深圳的艺术生态有了一些变化,年轻一代的企业家和收藏家的观念慢慢变得成熟。


记者:雅昌是与深圳共同成长的机构,在艺术发展方面有着助推力,在您看来,雅昌与艺术家、深圳这座城市是怎样的联系?雅昌经过20多年的发展,也是深圳艺术发展的一个样本,从印刷厂到文化集团,从单一产业到一个综合的艺术平台,您是如何评价这个发展?


严善錞:我与雅昌认识得很早,也见证了它的成长,如今,它在同业中已经是最优秀的企业了。在印刷之外,雅昌这些年来做了很多文化艺术项目,也付出了很大的人力和物力,尤其在数据化建设这块,影响很大。作为一个从事艺术创作和艺术研究的人来说,我看到今天的雅昌艺术中心,尤其是图书馆,当然很高兴,我在这里可以看到国内其它专业图书馆看不到的书,也可以在这里买到国外的不少书店买不到的书,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非常优雅的环境中,无论是看书还是买书,都是一种享受。但我不知道作为一个企业,来营运这种空间是否有很大的成本。真的很希望深圳还能不断地出现这样的一些高层次的文化空间,这种空间是构成一个城市文化生态的最好元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复旦大学信息学院
  • 复新联合研究中心
  • 上海复新张江基地
  • 上海迪杰研究中心
网站信息
  • 主管单位
  •     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
  • 主办单位
  •     复旦信息学院复新联合研究中心
  • 技术支持
  •     上海迪杰高科技研究网络中心

QQ|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 亿开网

Copyright © 2013-2014 Ekaie 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亿开网管理委员会技术中心( 沪ICP备10005991号 )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004号


返回顶部